恶俗迪士尼童话式浪漫爱好者,与虐无缘,奇怪的很喜欢萌冷cp,呆毛呆毛大步向前走

为什么写个小段子乐乎居然说我有敏感词不让发excuse me?!哪里有敏感词?!

A Bond girl(短篇完结,甜)

Q咬着鲑鱼三明治,膛目结舌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Moneypenney小姐,一手举着粉盒一手拿着一支削得尖锐得让所有羽毛箭都惭愧的眉笔,如专业素描师一般斜扫上眉毛。下一秒又从桌上的化妆包里变魔术般拿出睫毛膏,微抬起下巴,“唰唰唰”三下,利落决绝。一只金色的口红勾勒出性感的唇型。
一气呵成,不比金发特工组装枪械时的动作差到哪去,把Q震在当场。
不等Moneypenney把散落一桌的化妆品收回化妆包,就看到Tanner从远处疾步走来。
“Miss Moneypeney ,M想立马见你。”
Q听到Moneypeney暗骂一声,一边站起身抬手抚平Chanel套装裙上的褶皱,一边回头对着Q说,“Hey,Q,帮我把...

M.A.C单色眼影omega,买来做鼻影的,图片偏桃色,实物为灰棕色。
在同好群里说了想买这个之后,一个女生说感觉信息素扑面而来,另一个女生说名字好污,我说我们居然第一个想到的是ABO而不是数学符号和手表牌子,也是该去污了哈哈哈哈哈🤔🤔🤔

Keep calm and don't call me CUTE!
看到有lofter上有人推荐的keep calm这个软件于是立马做了一个😆😆😆🤘🏻🤘🏻🤘🏻

The end ?(短篇完结,第二季完结庆贺)

Ps:文章标题就是“the end?”,不是指文章没有完结,用了大侦探福尔摩斯的梗,鸡血短篇纪念K第二季完结,但是我想,他们的故事一定继续延续着。

——正文——
脚下的地面在微微震动着,宗像知道是当初计划的爆炸开始了。宗像转过身向淡岛下令,让全员撤退,淡岛朝他严肃的点点头,迅速转身离开,一如既往的有行动力。
宗像重新转过身,站在地下大门的边沿。
他的眼镜在不久前被淡岛一拳打掉了,而高度的近视让他无法在满是石砾的地上找回眼镜。宗像想起这副眼镜是和淡岛伏见,三人一起去买的,伏见还挑了一幅墨镜让自己戴上,却被戴上墨镜宛如黑社会一样的宗像逗笑了。那是宗像第一次看见伏见的笑脸,虽然伏见一直都一副假笑的样子,但那...

王什么的最讨厌了(恶搞短篇,慎入)

写在前面的话:第二季我只看了3集的样子所以剧情根本不知道,单纯恶搞而已,不要太当真。脑洞来源于礼猿群里一张图片,不黑任何角色。另外自己YY伏见是去绿组作卧底,还有解释一下入籍就是入户籍结婚啦。

第一节
伏见和美咲加入吠舞罗之前,橘发的少年难得的在镜子前打扮了一番,还带了条领带,系紧到领口的样子有些可笑。涨红着脸绷着身体呈立正状,对着红发的王手舞足蹈的说了一大通,周防尊听完后面瘫不变,淡淡的说了句,如果你们不介意没钱的话。
美咲拍着自己的单薄的胸口,说,尊先生请放心,我们才不在意钱!对吧猴子!还大力的拍着伏见的背。
伏见看着美咲全身似乎都透着兴奋,勉强开口回应他。
尊看着他们,嗯了一声,打了个呵切,歪头靠...

Something about the honeymoon (甜,短篇完结)

暗黑的工作室,Q有些无精打采的敲着电脑键盘,手边印着Q10的马克杯里的红茶一口没动却早没了热气。
一切的一切都表象出我们的军需官此刻心情绝对算不上是好的。
前一晚金发的特工先生在大桥上潇洒的抛下枪,来了个一走了之。Q握着马克杯的杯柄,想着,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人来使用自己的研究,但是却再没有人能让自己心甘情愿的出外勤坐飞机甚至躲避追杀了。
Q正胡思乱想,对着工作台的大门忽然叮的一声缓缓打开。
“……………Bond?”,Q有些没形象的长大了嘴,看着电梯里的熟悉的身影。
“我以为你离开了。”
“well,Q,我想我还需要一样东西。”,前特工先生优雅的踱步到桌前,颇有些欣赏Q惊讶表情的意味。
“……你又要什么?”,Q...

披着米字国旗的斗牛犬&陶瓷猫

So Bond finally get the one he ever wanted
Or.......maybe two
墨绿白顶的复古轿车行驶在夜晚的街道上,驾驶座上的人熟练的转动着方向盘,嘴角噙着一贯的招牌笑容。
一种柔软的触感袭上握着操纵杆的左手,Bond转过头。副驾驶座上,一只英国短毛猫仰躺着睡着,另一只把灰色的毛绒尾巴缠上Bond的手腕,撒娇的“喵喵”轻声叫着。
Ok,make it three ,or four
淡蓝的眸子向后视镜瞥了一眼。
卷发的青年手里抱着自己贴满贴纸的电脑,闭着眼横躺在后座,似乎已经熟睡。格纹的马甲依旧笔挺的穿在Bond身上,深棕的西装外套早已被后座的人揉成皱巴巴的一团...

《Ten fifteen》番外2(甜,系列完结)

“哈。。。。。。”

身材高挑的王从浴池里站起来,半夜的公共浴堂静静的,水顺着红发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都格外响亮。

“去桑拿房出身汗吧。”,周防尊系上浴巾,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打开桑拿室的门,冲出了一片雾气看不清房内。


“嗯?”

“啊?”


周防缓缓的靠墙坐下,深深叹了口气。

“你是跟踪狂吗?”,蒸汽因为室外的冷空气散了一些,才看清房内坐着一个蓝发的青年。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宗像。”

“真是麻烦的家伙,桑拿的话其他地方要多少有多少吧。周防尊。”

“我知道的深夜营业的浴室就只有这间啊”,周防背靠着木板墙壁懒懒的伸着腰,“话说你真是闲啊,这样一直...

《Ten fifteen》 番外1(生贺,甜,肉?)

“。。。。。嗯嗯。。。。。。”

“伏见君,你停了哦,继续读吧?”

“。。。。。唔嗯。。。。你就不能自己看吗!”,伏见轻喘着气,暴怒。

喜欢摸鱼偷懒的上司在半强迫着伏见确定关系后,愈发更新了自己的偷懒招数,不仅把伏见的照片做成拼图玩得不亦乐乎,还硬要伏见把报告读给他听,不然一天下来都不看几份文件。看着手里的急需这位无良上司签名的文件,伏见只得咬牙忍耐着头上冒出的一堆“十字路口”,语气艰涩的答应了。

宗像双手撑头,嘴角勾起志在必得的招牌微笑。

伏见觉得自己像是“又”掉进了某个陷阱,气恼得想要抓乱自己整齐的发型,非常的不甘心啊。


啊!太火大了!


伏见挑了...

Ten fifteen(part 2、3连发,甜文完结)

Part 2


9:00 AM伏见猿比古出了更衣室,走向主楼的公共办公区。

这时办公区已经人来人往,特务队的人也都扶着额头一副宿醉的狼狈模样,陆陆续续的来了。看这些人的样子估计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怎么去的宗像礼司的宿舍。

不过,也不重要,就当成是有些憋屈的酒后乱性吧,不会对宗像礼司产生影响,也不会对自己产生影响。不过像是两条直线无意间相交在一点,交点之后继续延伸向自己的方向。

“啧。”,伏见咂着嘴猛灌了一口黑咖啡,在心里吐槽自己在纠结个什么鬼。蹙着眉摇摇头,集中精神打开电脑开始写因为昨天年会提早翘班而没有完成的报告。


12:00 PM,制服一...

Ten fifteen(甜,part 1)

Part 1

 

8:00 AM ,伏见猿比古醒了。

“啧。。。。。”

带着宿醉的酒气,伏见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拆分重组一般,每个关节都叫嚣着疼痛。昨天是Septer4的新年联谊,这让伏见烦躁得想找个什么借口推掉,但是他刚满19岁零几个月,正是参加酒会的好年纪,于是抗议无效,被特务组的一群人胁迫着半拖半拉,并且还被灌了很多酒。伏见记得年会一开始还挺正常,一天前餐厅角落就已经整齐的码放着几大箱酒,有各种各样的,啤酒、香槟、清酒、葡萄酒。特务组的几个人还不知从哪里弄了个暖炉,盘子里堆了一大堆通红的橘子,大锅里煮着豆腐火锅,不得不说非常有迎新的气息。但是场面到中途就开始失控,和...

尘埃落定(许药,短篇完结)

我回到琉璃厂的四悔斋已经三个月了,虽然已经过去三个月但是媒体们对于香港的那次事件的报道却依旧热闹。刘局正扶着刘一鸣坐上圈椅,刘一鸣虽然仍旧有些病容但是看得出他精神尚好。

“小许,你这次做得很好。”,他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将手放在我肩上微微一按。香港百瑞莲没能抢占大陆的古董市场反而让我和五脉比先前更是名声大噪,刘一鸣想乘机一气呵成继续实行下面的计划创建大陆第一家拍卖行,邀请我也加入这个计划。

他说完后看着我等着我回答,我沉默了许久,抬眼对上他的视线。

“三个要求。”

刘一鸣了然的微笑着示意我继续说。

“第一个,我想让刘局把药不然之前的案底清了。”

刘一鸣有些惊讶,我也是之后才知道药不然...

When the time comes(已完结,甜?)

梅林浑浑噩噩的在湖边不吃不喝不睡的呆坐了几日后大病了一场,勉强能起身后又在湖边整日整日的守了很久,看着湖中央载着亚瑟的小船葬身的地方。夜晚的湖面平静得像一面镜子,让梅林觉得好像亚瑟的死就如一个幻觉,从未发生,又觉得自己好像在湖边坐了如一世纪那么久,又好像时间从来没有流逝。梅林一直盯着湖面的中心,瞪得眼睛发酸或者困得不行,就慢慢斜躺下,仍旧盯着湖面慢慢入睡,而醒来又继续爬起来呆坐着。


盖亚斯找到湖边苦口婆心的劝了他几次却无果,最终在梅林快要晕倒在湖边时和里昂骑士将他强行架了回去,梅林这才发觉自己的四肢因为整日坐着麻木不已,嗓子因为几天不说话而沙哑得快要着火了。大脑的理智告诉梅林卡梅洛需要自...

Dance with the Devil(小短篇,已完结)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一处高级公寓,铺着深色条纹墙纸的壁上挂着一幅幅精心装裱的石膏雕像素描,大理石制的壁炉里噼噼啪啪燃着的火光让室内如春天一般的温暖,几条品种不一的大狗趴在壁炉旁的波西米亚地毯上小憩着。一旁刻着繁复花纹的木质小几上放着一架唱片机,旋转着的黑胶唱片中央用飞舞的花体写着这是意大利作曲家Donizetti Gaetane的《Don Pasquale》二重唱选段《Tornami a dir che m’ami》。

“在罗马时代,每一具宰杀的动物都被分配如下,优质肉分给贵族,次优肉分给神职人员,三等肉分给中产阶级,四等肉分给军队,第五等的四分之一,即内脏,分给穷人。”

站在餐桌旁的男人穿着...

5月18日晚所想

收集经典电影的时候重新看了一次《满城尽带黄金甲》,周末和妈闲谈,她说最喜欢的话剧是雷雨,情节的跌宕起伏,人与人的纠葛到死亡的疯狂情感,和那一场瓢泼的雷雨。我突然之间觉得两者有着惊人的相似,百度一查竟然真是,电影黄金甲借鉴了话剧雷雨。想起电影里没有雷雨,有的是一堵堵宫墙,琉璃般绚烂到极致的色彩,因为复杂浓厚的感情只能用浓厚的色彩来表达,不是吗?

太帅😘😘😘

红楼一梦,红楼遗梦

“《红楼梦引子》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苹果商开发的iBOOKS软件中的唯一一本中文书籍————《红楼梦》,9729页,竖版,字体从右到左,繁体字,未删减。我开始了《红楼梦》的阅读,今天看完了第9729页。


记得高中的一位语文老师说阅读和欣赏文学作品的境界有三种:看小说,看散文,看诗词。小说是最低级普通的境界,只有诗词才是真正的看文章读文学。我一直对这种看法持一笑了之的态度,有一种说法叫诗在民间,小说更是民间的产物,小说因贴近现实而能够产生共鸣。我看不进散文,...

联想游戏 association game(短篇,完结)

Ps:主题是007skyfall里面我超喜欢的一段台词的衍生,取名联想游戏和联想电脑一点关系也没有!大家严肃一点!

Pps:角色可能有点崩坏,我的脑洞里绿叶没有叛逆,矮人们也好好的活着,我是恶俗的迪士尼童话型的人真是对不起>///<


What  will  first come  into  your mind  while  sayingthese  words?

当说到下面这些词你会想到什么呢?

Sunlight——swim

当说到“阳光”你会想到什么?我会想到在澄清的湖水中畅游。...

3月26日晚间所想

晚上洗澡时突然所想。

我们所学的四门人文类学科如今想来竟然是相辅相成。

我一直认为历史即代表着曾经的真实,而历史学家们也努力的想把“历史”靠近这我这一想法。他们在一堆堆艰深的史料中推敲,用小刷子在土灰中小心翼翼的刷着,找寻着时代的真相。

时至今日我发现历史似乎是政治的延续。政治在造就和推动着历史,政治的复杂与残酷造成了历史永恒且必然不可能的真实性。

历史学家们就犹如曾经的史官,想要记录真实却永远只能违背自己的初衷,亲手将真实粉碎殆,如此想来确实有些讽刺。

政治使历史永远只能是上位者和后位者的历史,或许曾近存在着一些人一些事,不需要时间的磨砺就可以轻松的使之化为乌有。

我有些理解古人...

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恶搞,已完结)

我们的小短文开始于Smaug在矮人宫殿铺满的金子下发现了一副密林的精灵王Thranduil的画像。近乎银色的长发,眼里的星光藏在低垂着的睫毛后面。

 于是,面对中土世界第一美人的画像,恶龙也不一例外地,瞬间痴迷得不可自拔。于于是,Smaug甩着长长的尾巴卷起几大箱子的金子和宝石飞Mirkwood密林,狂妄的火龙咧着牙,用极度献媚的笑守在宫殿大门。

 "My Lord,北方的火龙Smaug。。。。。。”
Thranduil站在镜子面前,将长发撩到一侧慢慢的梳理着,端详着镜子里自己左脸上的伤疤。一半的脸布满可怖的烧伤,甚至看得见其中的筋肉,另一半精致到人神共愤的脸笑...

© Jordan | Powered by LOFTER